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回忆

回忆录-第八回(河西的回忆)

写于2009年5月24日深夜

   河西的回忆。


    河西是奶奶的老家,小时候经常和奶奶一起去。一般都是我,王飞,奶奶我们三人去的。


    我们去河西都是赶车去的,到河西的车分“新路”和“老路”。其实就是不同的方向,我们都是坐的“新路”。我和王飞经常带些漫画,在车上看,带的漫画是:《龙珠》。车程差不多一个小时,我们是在“小桥”下车,然后走一段路,就到我们的目的地了,我们的目的地是舅婆家,祖祖也是在舅婆家住的,祖祖是奶奶的妈妈。一般到目的地后,我和王飞就喜欢到处去玩,当然我俩最喜欢的活动就是“逛田”。我们几乎是一有空就去逛田,就是顺着田的边缘,到处逛,逛田的时候一般是王飞走在前面带路,有时候一些村里的小朋友也和我们一起逛田呢。


    舅婆家是那种古式是四合院,也不能说是四合院,就是一进门,有10米左右的走廊,然后就是一个大的空地,大概是半个篮球场那么大,左面是厨房,正面是客堂厢房等。


    小时候,在河西,我经常落在水沟里,频率几乎是隔一天一次,有时是因为想跨过河沟,结果没跨过去……还有时是不小心踩空了。总之我在河西经常落在水沟里面,我一落在水沟里,爬出来,衣服裤子都湿了,就大哭,然后一些小朋友就去叫奶奶,还边跑边喊:“大婆!……大婆!……上上哥哥又落水啦!!”


     姨婆家我们有时也去,姨婆家里舅婆家还是有些距离的,大概要走20多分钟吧。不过小时候在舅婆家玩的多些。我,王飞,奶奶我们三人去河西玩,一般都是要过夜的,然后玩两三天才回城里,我们都是在舅婆家住,偶尔我和王飞也去姨婆家住。农村的早晨空气是非常清新的,天亮的也很早,我一般都是七八点起床,奶奶和舅婆都已经起来了,天已经亮了,朦朦胧胧的,很漂亮,是城里感受不到的。舅婆家的厨房是那种古代式的,应该说农村里都是这种,是需要烧柴火的,我和王飞就喜欢去烧柴玩,特别是王飞,他更是喜欢。大人们就在锅里做饭菜,我们就在下面烧柴。舅婆家有时候天黑了,晚上要做些夜宵,夜宵都非常好吃,很怀恋当时夜宵的味道,也很怀念天黑,在农村里生火,做夜宵的感觉。以前的奶奶家也有这种炉子的,也是奶奶在上面做菜,我和王飞就烧柴,不过有时候技术不好,生火就要好半天……


    有时候去河西不止我们三人,很多时候都是爸爸,妈妈,哥哥,大爹,大妈,二嬢……一大批人去的,不过一大批人去玩的时候都是不过夜的,天黑了就开车回城里。除了有次……


    那次是祖祖去世的时候……


    得知祖祖去世的消息,奶奶第一时间就先过去了,随后我们大家也都赶过去。灵堂就在舅婆家,人非常非常多,舅婆家的空地和客堂都挤满了人。客堂里是做法事的。念经,超度。念经一直从白天就持续到天黑,还记得在天快黑的时候,我去看法事,因为靠的太近,不小心被敲大木鱼的木棒击中脸,很痛,肿了一个晚上,那玩我都没怎么睡觉,都在给祖祖烧钱纸。奶奶是最伤心的人,每隔一段时间,奶奶就趴在棺材上大哭,奶奶非常有孝心。奶奶哭的场面是很感人的,看到都非常伤心。


    昨是今非望无尽,生死相隔两茫茫。


    祖祖的丧事办了几天,上山下葬等,每天都很忙,特别是爸爸,我当时一直跟着爸爸的,感觉的出来他那几天是非常忙的。


    自从祖祖去世后,我们去河西的次数大大减少,往往去河西都是舅婆或者姨婆的邀请,比如结婚,当兵等。我们也很少去舅婆家,很多时候去河西都是去的姨婆家了。


    记得有一次是春季插秧时节,在姨婆的田里,人物有我,王飞,姨婆,姨公,大大,小小。我们插秧,因为是插秧的时节,各家的田里都有积水,水大概到当时的我的大腿吧,就是水稻田。起初还进行的很顺利,大家都认真地插着秧,可惜我一不小心,直接栽倒到了田里,全身都湿了,哎,小时候我在河西总是与水有不解之缘啊。我想到反正全身的湿了,于是便在水田里乱跑,到处跑,把很多他们先前插好的秧都全部破坏了,但是我还是乱跑,最后大家都对我无语了。哈哈。小时候的我总是非常调皮。不过后来听姨婆他们说,那年他们的水稻长的非常好,都感谢我呢。因为我踩了水稻才长的好?当然是不可能的,哪有这么好的事,是因为我把插好的秧都破坏了,后来他们又细心地去插了一遍,所以庄稼长的好,不过他们还是感谢我呢。


    还有一次在姨婆家,王飞骑自行车绕了一大圈回来了,他说感觉非常好!于是我就心动了,我也骑了一辆自行车去绕,结果可惜的是,我绕迷路了,真晕,那时都已经六七点钟了,那时事精疲力尽啊,于是我像别人问路,结果他指了方向,我一看,逛田路走比较快,因为我已经很累了,直接把自行车丢在田边,步行绕田路回到了姨婆家。那时候妈妈他们都已经会城里了,我和王飞还有奶奶我们是要过夜才回去的。我回去后,大家都很惊讶,都在关心我到哪里去了,不过更加关心的是那辆自行车。最后我交待了我迷路,丢车的事实……于是大大和小小就骑起自行车,带上我,让我指路去找自行车的地点。还好自行车还在田里。


    有时候我们也去镇上玩,不过都是大人带着去的。河西的镇上叫“佑君镇”,丁佑君是著名的爱国热血青年女子,在战争时期,英勇对敌,顽强抵抗,被俘虏后,不怕敌人的严刑拷打,最后壮烈牺牲。“佑君镇”为了纪念她命名的,这里也是佑君的家乡。镇上还是挺热闹的,特别是在赶场的时候。还记得我们有次去丁佑君烈士陵园,有二嬢,大爹,哥哥,王飞,大大,小小……还拍了照片的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回忆 » 回忆录-第八回(河西的回忆)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