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回忆

回忆录-第四回(二小的回忆.下)

一年级到四年级,我放学回家,一半时间是和殷飞一起走的,一半时间是和朱亚丹一起走的。朱亚丹是我一到三年级的同学,她们家住在钟楼附近,印象中她挺可爱的,也挺内向,平时不怎么和别人交流。三年级下学期分班后,我俩不在一个班了。我记得平时放学都是她在等我,有时候我收拾东西或是要扫地,她也等着我。印象中我们是无所不谈,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有说有笑的。不过话题现在全忘了。只记得又一次,我俩回家的路上,她问我:我们原来的班拆散了,你想重新合班吗?合回原来的一班?我回答说当然想啊。她说她不想,因为她不想和曹佳一个班。


四年级开始,我们的教室搬到了一号楼第四层最右边。同学和老师都和三年级下学期的一样,杨老师依然教我们的数学。殷飞的班就在我们隔壁,王飞读六年级,他的教室在三号楼二楼最右边,有时候他下课在走廊上玩,我都能透过教室窗户看到他,并且大声叫他能听到的。四年级我的第二课堂报的是棋类,因为棋类是杨老师在教,我很喜欢杨老师。还记得四年级的时候,轮到我们班站岗,就是派些同学,在其他同学上学的时候,站在大门口,检查红领巾和迟到的同学,没有红领巾是不准进校门的。站岗的人当然有我了,我觉得站岗其实挺好玩的。没有红领巾的人是很多的,因为那时候,红领巾掉了的话,是很难买的。所以很多同学都没有红领巾,没有红领巾就在校门口站一会儿。说道红领巾,我记得一个搞笑的故事:以前哥哥的红领巾掉了,没有办法,也买不到,所以就直接用红色内裤代替!没错,就是红色内裤,而且次次都蒙混过关,我和殷飞肚子都笑痛了,真是非常厉害呢。

1-200226150210493.jpg


五年级了,五年级的时候,4号地的新大楼修好了,我们有时候在阶梯教室上课。计算机课也是在那里,有的时候有实验或者是其他的活动也在新大楼。以前的学前班移到了2号楼的一楼去了。我五年级的教室是在3号楼2楼左数第二间教室。我们的老师都换了,教我们数学的不再是杨老师了,杨老师退休了,到学校的冰水室(就是卖饮料,冰水)去了,我们的语文老师也换了,语文老师是陈慧,也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,教书教的非常好,挺有威望的。教我们数学的是个男的老师,我非常不满意他,而且教书的方式也很让大家怀疑,感觉他就像个业余的。五年级的时候,班上的同学是有些小变动的。从五年级开始,课程就开始忙碌了,晚上的作业也是明显加多。五年级下学期的时候,我们的数学老师换了,是个女的老师,教的很好。以前是教王飞他们班的。


小学经常有运动会,好像是每年二次吧。举办的地点是在西昌体育馆(西昌体育馆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拆掉了,修了月城广场和步行街。)举办运动会的时候是非常热闹的,整个体育场都有秩序地按照班级坐好。项目也有很多,长跑,短跑,跳高,跳远……王飞参加过的,好像是400米跑,他在他们小组是第一名,最后总成绩是第三名,得了一个铜牌,王飞下来给我说,他是能得金牌的,因为他当时看到他是小组是第一,他在冲刺的时候就没有太发力,结果是算总成绩的,在本小组第一,不代表所有小组的第一。


盛大节日的时候,比如说六一儿童节,在西昌体育场就有多个小学的联合汇演。场面非常壮观,一般是2-3个小学一组,因为学校太多了,会坐不下。我们一般都是和一小一起。在联合汇演前一个月,都要进行紧张的排练,在四年级的时候,我也排练过,当时称为“方块队”,每天下午放学都要进行训练。还记得当时我们的乐队指挥,指挥的非常棒呢。大的联合汇演有好几次,都是在六一儿童节,我记得进场都要进要半天,真的是非常热闹。


五年级的下学期的时候,我们班被挑选做一个专题课堂,到一小去表演,也不能叫表演吧,就是上专题课,然后一小的老师来听课。我们班为了这个,整整忙活了一个月,我们的专题课堂是:40分钟环游世界。是介绍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等等,我们在4号第的新大楼里排练的。有时候正课的时间都被安排去。还有1班的主持人也参与了进来,还有很多学校的老师也来帮忙着排练,其实最开始是选1班去的,但是在我们班主任陈老师的努力下,最终选择了我们班,所以1班的同学都不是很高兴呢。我记得当时我的同桌名叫侯进,是个女的。我们紧张训练了一个月,最终是在一小的阶梯教室上的课。有很多一小的老师都来听课。我当时其实是很紧张的,不过还好,我只用坐在下面安静上课就行了。其他通过这个专题课堂,让我了解到了很多,以前我不怎么了解的地方,比如埃及,欧洲,美国,日本等等,都有了大概的一个了解。让我增长的见识,还模糊地记得一些专题课堂的内容:日本的介绍是郑秀林去演讲的,日本讲到了富士山,日本的街道景色,日本的樱花,除了日本,有埃及的金字塔,欧洲的莱茵河,最后一站是首都北京,最后的结尾曲是“难忘今宵”……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回忆 » 回忆录-第四回(二小的回忆.下)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