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回忆

回忆录-第一回(起源)

第一回
那是1996年,刚好是十二生肖新的一轮开端——鼠年。

鼠年的农历新年---春节,在奶奶家。奶奶的家是古式两层小青瓦房屋,奶奶家后面是医院,有块荒废的空地,在空地上,王飞抱着他的小老鼠,不停地练着: 我的小老鼠!我的小老鼠!……这一幕很清晰,就像昨天的事一样。

先回忆下鼠年以前的事吧。

以前我们家住的是平房,如今是电业局A区的8层高的9号楼。

我上过两个幼儿园,最开始在西城幼儿园,清楚记得妈妈每天用自行车接我上学放学。有时候从奶奶家接我,然后去上学。每次上学,妈妈送我走后,幼儿园大门关上了,我都要趴在大门上哭好久好久,大门是那种古代的大门,双开的。每次都是老师过来,劝我半天,我才没哭,然后去上课的。每次放学回家,别的小朋友碗筷都是放幼儿园,只有我的是要每天都带回家。

西城幼儿园的记忆其实是很模糊的。因为那时我还很小很小……不过很怀恋

其实小时候的我是很爱哭的,直到高中以前,我都是很爱哭的……

后来我们家搬家了,是5层楼的楼房,也在电业局A区。搬家的时候好像挺热闹的,不过我记忆模糊。我们家住的是3单元一楼左边。搬家后,电业局的幼儿园也修好了。我就没在西城幼儿园了,在电业局的幼儿园,我和殷飞都在电业局的幼儿园。

电业局幼儿园里几乎都是电业局职工的子女,早上上学,下午5点放学,中午饭在学校吃,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给我们做饭的叫:“移”婆婆。我们都是这样叫她的,是个很慈祥的婆婆呢,她很爱我们。我们也都很爱她。电业局幼儿园有个小游泳池,不过开放的次数很少。午觉是在幼儿园里睡的。对了,幼儿园是二楼的,一楼有:厨房,教室。二楼有:餐厅,卧室。当然,卧室就是午觉的地方,很大的一间房子。午觉是不能说话的,有老师监督。我的床位是在中间,是不靠墙的。幼儿园外围有:游泳池,很多玩耍设施。二楼的卧室旁边是有个小空地的,我们经常的游戏就是:一个同学把另外一个同学背在背上,算一对,然后,几对人马就这样“开战”,印象中我和殷飞是经常背别人的人。放学的时候,大家都集中在二楼餐厅里,家长们都在外面等着,哥哥是经常来接我的。放学的时候是有活动的,有时候送小红花,有时候送其他的。幼儿园吃午饭是小朋友轮流发碗的。大家都抢着要“洞洞碗”,就是现在所谓的瓷碗,不过碗底拖把那里是有个圆洞的,因为有洞的碗不多,所以很抢手呢。一般都是发碗的人自己给自己发“洞洞碗”,当然我发碗的时候也是这样。吃午饭用“洞洞碗”的小朋友都很得意。

小时候偶尔和爸爸出差,爸爸开的车是北京吉普,到美姑的矿场,路很颠簸,我一般就睡在车的后面。从车窗看天上这样。还到过攀枝花,不过对攀枝花完全没有记忆,只记得灯红酒绿的,然后路是一上一下的。

小时候爱骑自行车,骑是可以。可惜骑上去就下不来了,只有摔倒在地。

收藏于 2009-05-03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回忆 » 回忆录-第一回(起源)
分享到: 更多 (0)